想想恩典系列:2021天父準備嫁妝

好友甄甄2022/5/29 早上,在我們要分開前,叫我把關於嫁妝的見證寫下來,讓她在心情不佳的時候,可以點燃點希望。

想想,真的是不可思議:

深入了解

婚前慘況

2020年3月月底,日本開始了因應新冠肺炎嚴重化的「緊急事態宣言」,呼籲居民非緊急必要切勿出門。各公司也開始了第一次的全體居家辦公,以配合政府措施。

好巧不巧的是,我剛好在3月初,緊急事態發布幾週前,答應了一份新工作的錄取通知。5月入職當天,辦公室只有我的美國主管,與兩位同期進來的同事。我們任務是設定好工作環境,領取工作設備,然後就回家辦公。

說好的涉谷ScrumbleSqaure 36樓奢華的WeWork 辦公室裡,只剩下燈光和家具。

原本以為這間日本樂天與美國廣告公司合資的 ‘startup’ 會像我嚮往的那樣,讓我透過科技,遠端與位於美國各處的夥伴,用流利的英文溝通著在地化相關需求,與東京當地的各國工程師有密切且愉快的溝通-至少我是這樣想像著,畢竟所有人都說英文,聽起來就是自由之地。

理想很性感,現實很骨感。這間公司卻完完全全的挑戰了我的工作三觀。

與同事的關係讓我感受到什麼是世界上最遠的距離。加上日本人HR阿姨主管的管理與溝通方式,傷了我的自尊,讓我幾度崩潰。與主管溝通阿姨的問題時,瘦版美國隊長的他卻跟我說「你怎麼這麼情緒化,社長也有點嚇到了」

順便再把我的心劃一刀。更別說是光說不練,比我更「情緒化」,會在Slack 公共群處理對我說:I don’t care what he thinks! 的美國人前端工程師,還有應該是戰友,卻常常直白地命令我修改東西,跟主管告狀說我忽略她的PM同期生,等等等。

我一直以為是我的問題,直到我發現,在我進公司僅僅半年內,我們20人的國際化團隊,走了5人(包含I don’t care 美國前端工程師),我才意識到,這間公司應該存在滿大的問題。

掰掰我走了

感謝神留一條路給我,讓我在痛苦的工作生活裡,有一位可以傾訴鳥事的HR 同事Sunao,讓我訴訴苦。不過她也因為我們HR阿姨主管,他的直屬主管的各種問題與情緒(大家都很情緒化?),1年後的某天決定裸辭。而我也在差不多那個時間點,一直思考著離職的可能。

2021.6月初,我的主管給了我較差的績效評價,降低我的獎金就算了,還說我需要加強溝通能力(雖然那是莫大羞辱)。但真正壓死Joyce 駱駝的,是我嘗試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,他看了以後長篇大論的回覆我,總結是:「人在公司就是身不由己,人家怎麼看你你無法控制,你只好自己改變。」

我記得那是2021.6.25 ,一個週五。看到主管那樣的反饋,我就吃了秤砣鐵了心,開始計算我何時該提辭呈,可以8.25領完獎金,再回台舉辦一場10月婚禮。

掐指十算,我決定8.31離開公司。

意外

就在我決定怎樣都要離開的兩三日曆天後,2021.6.28,我在公司唯一的朋友,我也是他唯一可坦承的同事兼朋友Suano 私下告訴我,我們社長(老闆)上週五,就是我吃了秤砣的時候,緊急召集主管們與母公司召開會議,不久可能會有大事發生。

不到30個小時後,也就是6.29 隔天下午,社長跟我們開了一個臨時緊急會議,語重心長地說:

「雖然很惋惜,但我決定解散我們的公司。」

我忘了他怎麼鋪陳這個中樣要的決定。但是非常清楚的記得公司的解散日,好巧不巧跟我規劃的離職日一模一樣:

2021.08.31

怎麼可能?

還記得召開臨時會議是用Zoom ,我看到每位同事聽到消息後臉色大致都鐵青,只有我,心裡暗喜,快樂到臉上洋溢光彩吧?並不是因為我曾詛咒公司倒閉,而是天爸居然實現了我2018年開始有的無聊夢想:在日本被資遣。

2018年我剛認識我先生的時候,他提到他的朋友在日本Netflix,因為不想日以繼夜工作而被資遣,拿了好幾百萬日幣的遣散費。我還記得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真心希望可以被以一個好的方式資遣,感受看看領鉅額資遣費的感受,畢竟樂透難中。2018-2020在LINE 要是不順心,我都會半開玩笑的仰天輕輕呼喊:

主啊!讓我被資遣吧!

耶穌說,我們如果有信心像是一顆芥菜種子,就算是山都可以因為我們的命令被移開。我想我呼喊的出來,就是因為我有一點點信心,只是不知道這件事會如此戲劇性般的實現。

回到2021.06.28,Sunao 告訴我,倒閉有兩種,一種是破產到公司財散盡,無資金支付員工後續費用;另一種公司業績平淡,上級決定關門大吉,將資本金的部分發放給所有員工。而我們善良的老闆宣布我們公司八月底解散後,也說明會給我們每人N個月的遣散費,並且保證我們仍然可以得到過去半年的績效獎金。

2021年9月我收到薪資通知單,看著眼前扣除稅額的入帳薪資,我呆滯了好一陣子: 大概是我在日每月平均生活費用的20倍。扣除必要繳交的各種稅額,我大概可以在日本靠著這筆「救助金」無職,不過度節約的度過1~2年左右(2年內至少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吧!)。

而這筆天上掉下來的日幣,剛好讓我支付了各式各樣疫情中回台結婚的大小費用,一點都不會心痛。扣除人人恐懼的結婚基金,我還是可以在日本歡樂地度過好一陣子。

謝謝…

手裡拿著薪資單看了一陣子後,我的心情從亢奮變為寧靜,從寧靜轉換到說不出的感動與感謝。我不知道沒有富家庭的我,可以有一份從天上掉下來,穩妥放在我手中,又不傷自尊,又很幽默的嫁妝,不需要自己準備。

我也從沒有想過自己會這樣經歷「萬事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」這句經文,因為我不認為工作環境中發生的「爛事」,能夠怎麼為我的生活「互相效力」,帶來好處(In English, it says ‘all things work together.’) ;我更不知道有一位愛我上帝可以這麼實際,不是給我好心情,好平安,好情緒那些抽象的感覺,而是日幣現鈔,來得如此對時,即時。

如果說,你也需要嫁妝或需要一筆夢想的起始金。

如果說,你等了很久,也遇到了很多挑戰。

希望我的見證可以激勵你,再等一下下,再懷著一點點對神的小希望,珍惜神開的那一條窄窄的生路(Sunao),

繼續跟你的天父說,你好想要吧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