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2020 日本面試甘苦談系列: Paidy – Product Manager 產品經理面試 東京 六本木

Paidy

2019年11月中接近我生日的時候,差不多是帶我進LINE的老闆Kent 請辭一個多月左右以後(詳細內容請看PM面試緣起,我收到一位獵人頭Luke 的來信,說想跟我建立關係,聊一下。我當時與不同獵人頭公司的聯繫,都是憑著當下的心情,沒有去看對方公司的好壞,先答應了才去查對方的資料——可能因為一個月後,內心還是鬱悶吧! 與Luke碰面的時候,我的腦海裡想像的他,是個纖細,彈著吉他的Luke (Luke Wood’s ‘Seven Starts’)。而真正碰到面後,發現這個路克身高約約莫一百八,一個非常魁武的壯漢,帶著另外一位180+的同事。原來這位Luke,也跟上次可口可樂的情形一樣,是新人,請了一位華裔美國人同事陪伴。我們於是在新宿NewWoman Blue Bottle 的隔壁據說是為法國有名米其林麵包師開的Cafe 展開了初次見面的會談。

聊了一些,我也不小心講得太像跟我朋友聊的那種開玩笑半帶著嘲諷(覺得挫折的時候的經典表現),其中一位叫我「噓噓噓~」,我才意識到我可能講的太帶有情緒了。總之他們問我對Paidy 這間公司是否有興趣。「當然,他們不會像Amazon 那樣做的多大,但是是新創,也許有可以挑戰的機會。」「我們跟他們的非裔CTO有關係,我們可以幫你們安排跟他見面,聊一下公司狀況。我們跟其他公司不一樣的,就是我們不會馬上把你推出去,很多人是幾個月,甚至半年後才轉公司的,也沒關係。」

漫長的緣起

聽到這樣的與眾不同,沒有叫我直接去面試的邀請,我內心想像我在矽谷的街道,一個人隨意進了一間咖啡廳,享用濃醇的拿鐵,看著書,看見店員的關心我是否要水的眼神飄過來,我本能的朝他望去,微微笑,示意我不需要服務,而與她攀談了起來。而此時一間新創公司的老闆剛走進這間咖啡店,我就這樣因緣際會之下,進了他們公司工作,從此一帆風順⋯⋯

戲果然就是戲,不是我的人生。過沒幾天,Luke 就說CTO最近在募資,很忙,沒有時間喝茶。「但是沒關係,你想要試著面試看看嗎?There’s no harm in meeting new people」之類的。而我就去參加了他們的PM面試,繼續我的白日夢幻想,覺得Paidy 應該是個國際化,擁有各色人種,充滿活潑朝氣的一間新創公司!

Paidy 到底在做什麼? 我先從他跟誰合作開始說起好了!他跟大名鼎鼎的日本亞馬遜商城合作,提供事後付款的服務,幫商家得到那些不愛用信用卡,偏好轉帳或是在超商付款做買賣的人。在日本,用現金的人口比例,應該占有六成,我問過不用現金的日本朋友,大多是覺得信用卡危險。所以這個事後付款的平台,還是有錢賺到他們可以搬到六本木的知名大樓,並得到PayPal, VISA 等金融科技企業的投資.

Paidy創新在哪裡?事後付款,何新可創?

Paidy 的技術與掌握用戶的付款記錄大數據,可以快速核發相對應的可用金額給每位會員。例如:根據過去付款交易紀錄跟資產紀錄,小米有五萬額度,筱喬則可以預支十萬的費用。Paidy 成為商家與買主的中間人,確保買主可現金交易,並幫商家代回收費用,避免呆帳。

創辦Paidy 的人,是一位澳洲朋友,他在東京讀過書。我猜,他應該是娶了日本人,留在日本工作,而在西方人圈中有人脈,才能跟Amazon 這樣等級的外資合作。也因為如此,面試可以用英文,日文重要,但是英文也很重要。

十二月初,我與面試官,一位原本是做獵人頭的日本人PM透過網路進行第一場面試。詳細內容是什麼我不記得了,只是基本的工作經歷,轉職動機等等的詢問。結束後,Luke 來信,說他們想請我做一個案例分析:

Paidy 現在要拓展營收,覺得往旅遊業發展,請問:Paidy 要制定什麼樣子的產品策略,使其渴切入日本旅遊市場?

面試過程

為了這個報告,我做了幾個小時的準備(很少)。自認寫得很好,當場講得很普通
普通到我都不知道我在講什麼(我不罵自己)。

但這樣也過了PM主管那一關。他們邀請我去參加最後一場面試,面試官是一位從PayPal Japan 空降來的英國籍Product Director 。

我就對英國在日男子有點偏見,覺得他們自視甚高。但為了五斗米,我還是去參加了面試。
我講了什麼,他問了什麼,我都不記得了。
唯一記得的是,他問我樂天是怎麼樣子的一個公司,我說
「因為是Rakuten Optimism,所以除了葬禮以外,什麼都做。」

他大笑了!
這個笑話我講了兩三次,只有這位大哥他笑了。
我以為我找到了知己,面試後開始幻想未來在六本木的生活,但又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安。

結果

幾天後,Luke 跟我說,那位英國大哥覺得我問了一些「怪異的問題」(我最不喜歡在日英國人的諷刺了!超不會給人台階下。)所以他們決定不讓我進到下一關。

收到Email 後的我,想了一下什麼叫做’odd questions’ (還是他想說笨問題?)
什麼又是’Normal questions?’ (不知道)
越想,內心的抱怨先生越是想要跳出來,罵罵這位說我奇怪的大叔(他只是說我問題奇怪)
他明明講了超多他在PayPal 的厭世觀,我到底問了他什麼?(完全記不得,也無從生氣起)

這樣子的拒絕方式,讓我低落了一陣子。
不過特別的是,Luke 似乎很喜歡我,這次面試完的一兩年後,
他常常有事沒事就問我對某職位是否有興趣。

有次,我跟他說謝謝他一直記得我。
他跟我說,在日本像你這樣有熱情的PM真的很少。

2020 年,我到了一間新的公司,因為前主管的原因,我去樂天講了一場短短的user research ,分享我們這邊做了什麼用戶調研。

會後問卷調查裡,也有一兩位聽眾也跟我說:很少可以看到這麼熱情的PM。
我有什麼熱情?我說了什麼?為什麼很多人都覺得我很熱情?
我都不記得了。


但是一點小小心得倒是有的:
面試失敗,就像單戀失敗,對於追求新戀情卻熱情不減的你與我,
是否要給自己大力拍拍手?

發表在 Work已加上的標籤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