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2020 日本面試甘苦談系列A- Google Japan PM

2021.06.01 追記:我不小心又再次面試Google 的PM職位了

2019.10 ~ 2020.04 之間,我透過獵人頭公司,與超過十間的公司直接或間接談話(面試動機請看:2019-2020 日本產品管理PM 面試緣起

-謝天謝地,我幾乎都沒有拿到錄取通知,才能在痛苦過後,分享自己跟這麼多間公司的談話後的經驗。

這一篇甘苦談,主要會針對在日外商公司做一個概略性的面試過程介紹,最後總結我從與他們的互動中得到的心得。

Google Japan – Product Manager

這一間世界知名的科技公司,頂著全世界員工最愛的公司的光環,當然很不好拿到面試機會。
我過去至少投過兩次,第一次他們有與我聯繫,我卻在公司會議之中,默默錯過了這個大好機會。不過,就算面試了也不會上,因為他們要的是可以管整個日本Google 客戶的副總裁。

2019年的這次機會十分恰當,是做Google Maps 裡面Saved Lists 的產品管理者。
不過老實說,saved lists 這一個用戶在地圖上標記並且偶爾想不起來怎麼管理的功能,對一個PM來說有點無聊。但我當時心想:管他的,先進去,自然就會有其他機會了!

聯繫我的是一位位於新加坡的HR, 似乎亞洲區的徵才,都是透過新加坡的人資來做第一部的篩選的。我還記得她跟我用Google Hangout (非常不熱門卻很順暢的一個軟體)約了三十分鐘的上班時間,而我想應該是關於Google 的簡介、這個職位需要的人才,以及未來可以期待的工作內容等的概略性介紹⋯⋯

不。是跟HR的正式PM面試-英文面試

三十分鐘的過程,他先花了五分鐘跟我說這個面試會怎麼進行:

  1. 簡介對Google PM的要求
  2. 給你一個創意問題
  3. 報告你的想法

於是她接著說:「我們需要的PM, 是非常有『創意』的人,所以等等的十五分鐘,請你進行創意發想,描述你要怎麼做一個產品。我們會把你的想法跟其他面試者的想法做比較,篩選,最慢下個禮拜以前會通知你結果。」

「你可以花幾分鐘想這個問題:Google 現在要做一個兒童書櫃,你覺得它會是什麼樣的書櫃?」

A children’s  bookshelf … (為什麼不交給IKEA做?)
An innovative bookshelf … (哪方面的創新?材料?樣式?)
A Google bookshelf … (Google 需要做書櫃嗎?為什麼要做書櫃?)

That’s it. Books! (沒錯!做兒童的小小創意圖書館比較對!)

於是我一邊心臟怦怦跳,一面因過度緊張,用滿不流暢的英文一邊說明了這個書櫃可以怎麼跟父母的教育、小孩的興趣、AR、以及當地的圖書館結合在一起。

HR: “…."

順道提了一下可以客製化書櫃這件事。

HR突然插話: 「所以是怎麼樣客製化這個書櫃?」

「屙(都可以啊?我又不是做書櫃的,要給我時間調查呀。)就是you know, you know… that you can choose the material for the bookshelf 」

“I see….. OK. We will compare the results and contact you no later than next .. next Thursday. Bye. “

十五分鐘的腦筋急轉彎過後,我的心情墜入深深,深深大海。
原來她要的是書櫃本身的設計啊! 墜落遼闊海洋裡的兩天時間,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兒童書櫃的各種可能性-但已為時已晚,我知道我不會過的。

等等!五分鐘設計一個從未涉獵過的領域的商品(兒童書櫃?!小孩我也沒生過⋯⋯),到底跟一個人有沒有創意,有什麼關聯? Google 不是著名的不斷強調工作職場環境,跟研究面試如何找到好人才的一間企業(參照:Google Re:Work ),真的就因為我五分鐘想不出「有創意的答案」而放棄了跟一個如明日之星的我後續面試的機會嗎?

答案是肯定的。

兩天後跳脫了自憐海洋的喬伊絲得到了一些以Google角度出發,關於徵才的看法:

  1. 渴望進該公司工作的人如雪花紛飛,所以要找,就找又有創意,點子又多又快,又能想清楚的人。
  2.  HR要面試的人非常多,不如單刀直入,看你是不是一直以來都是在想產品想法的人:寧願要天馬行空的人,也不要先看太多限制的人,因為Google 是一個「射月亮」(Moonshot) 公司,它的假設是,只要想法夠有價值,技術未來可以趕上。

所以我不能怪Google。責難他就像年年落榜,不斷責難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一樣:
「我這麼聰明,都是這個制度的問題。」

所以我換了一個角度思考了整個面試的過程。

第一次碰到這個問題,不清楚對方要的是什麼,答得七零八落是情有可原的-
畢竟一開始準備的方向就不對了。再者,我考慮的不只是創意,而是想要在射月亮之前,跟原本在該領域就很卓越的人們討論他們目前的限制跟想法,再提出更有意義的想法-融合既有想法,創造出新思維與價值,是我更看重的,而不是成為點子王。

再有一點酸葡萄,但是偏公正的反觀Google 的非主流服務:
Google Hangouts, Google+, 還有最近從「谷歌創新實驗室」出來的我不小心刪掉了的App,老實說,好像也沒有很射月亮,也許是投資資源多,公司人才濟濟,所以可以不斷創新,而不是其他公司都無法創造新服務。

最後,我想了一下我對這間公司的憧憬為何?

  • 我想當一個有影響力的 PM
  • 我想跟很厲害的人共事
  • 我想要創造很厲害的東西
  • 我想要在很富裕的環境做以上三件事

原來,這些都是一廂情願想法,非谷歌無創意,
非谷歌非有能力的PM。
會不會,
我只是嚮往一個名聲,
而不是熱枕?

寫到這裡,想以一句周杰倫唱過的歌作結:

「不要這麼容易就想放棄 就像我說的

追不到的夢想 換個夢不就得了」    - 稻香

這世界有太多事情值得我們珍惜的事
有太多的任務等待我們完成

自私的夢追不到,
那就追一個偉大的夢吧!

共勉之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